懵了!订单回流中报亮眼,7月出口数据却大幅下滑,纺织服饰企业还香吗?
本文摘要:“目前订单降低了不少,七8月的订单已经全部交付,但顾客没再追加订单。

“目前订单降低了不少,七8月的订单已经全部交付,但顾客没再追加订单。高峰期是在三4月份,那时订单最多。”8月13日,在广东汕头从事服饰生产的卢先生对年代财经表示,上半年火红的服饰出口好像有点“熄火”。

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数据,2021年1-6月,纺织服饰累计出口1400.86亿USD,纺织服饰累计出口同比增长11.9%。据年代财经不完全统计,日前约有43家纺织服饰产业上市公司发布上半年营业额或营业额预告,营业额预增、同向上升或扭亏为盈的有38家。

其中,深纺织A(000045)预计半年度归是上市公司股东的净收益为6300万至9000万元,同比增长8650%至12400%;新凤鸣(603225)预计2021年上半年度达成归母净收益13.0-13.5亿元,同比增长549%-574%;百隆东方(601339)达成归母净收益5.5亿,同比增长304%……

“去年开始因为疫情原因出现的全球订单回流中国在今年得到延续。”8月13日,针织运动服饰饰出口企业健盛集团(603558)发布半年度营业额报,该司上半年净收益1.08亿元,同比增加96.4%。关于营业额大增是什么原因,半年报提到了得益于“订单回流”。

眼下,形势正在起变化。

海关总署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服饰出口、纺织品出口均出现下跌。按人民币结算,纺织服饰出口1813.9亿元,同比降低18.24%,环比增长1.82%,比2021年同期降低4.21%;其中纺织品出口750.6亿元,同比降低33.73%,环比降低6.90%,比2021年同期增长1.30%;服饰出口1063.3亿元,降低2.08%,环比增长9.03%,比2021年同期降低7.76%。

事实上,二季度以来,纺织服饰月度出口增幅逐步回落,5月出口降低16.8%,6月出口连续降低,但降幅较5月明显收窄,只有3.7%。

“纺织品、服饰出现较大的降幅,非常大程度也是因为一些东南亚、南亚国家的纺织业出口订单恢复了,尤其是印度、孟加拉。原来‘回流’中国的订单有一部分回去了。”8月13日,商务部研究院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同意年代财经采访时指出。

从事服饰生产的卢先生也表示认可,“今年上半年,东南亚其他国家假如疫情一有缓解,国内的订单就会降低,然后原材料价格就会降低。”

图片出处:图虫创意

“回流”订单减缓趋势明显

虽然纺织服饰上市企业的上半年营业额捷报频传,但按人民币结算,上半年的纺织出口总量还不如2021年。据海关总署数据,1-7月份,纺织服饰累计出口10902.1亿元,同比降低-0.93%;其中纺织品出口5198.9亿元,降低17.94%,服饰出口5703.2亿元,增长22.17%。

如果是以USD计算的话,服饰出口形势稍微好一些,但纺织品出口也同样出现双位数的跌幅。1-7月,纺织服饰累计出口1683.51亿USD,增长7.73%;其中纺织品出口802.52亿USD,降低10.80%;服饰出口880.98亿USD,增长32.89%。

“国内纺织品服饰出口市场集中于欧美日市场,伴随这部分国家疫苗接种率提升和群体免疫正常的状态,其纺织类防疫品进口明显降低,且一些进步中国家也开始渐渐恢复生产,出现订单回流和转移。除此之外因为中国复工复产较快,去年有关纺织品出口基数较大,所以该类商品出口同比降低是势必。”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蓝庆新对年代财经剖析。

对于七8月份回流订单减缓的趋势显现,白明称,上半年印度疫情比较紧急,四5月份不少订单都转到中国。进入下半年,印度、孟加拉有的产业也恢复了,因此,七8月份订单出现了一个“回流”流失的转变。

蓝庆新进一步称,除去订单回流是影响出口增速的主要原因,本钱上涨、经济复苏缓慢抑制需要也是一大缘由。

对于海关总署数据反映的纺织品出口下滑,卢先生在一线从事生产,他的感受更为直观。卢先生表示,“在今年上半年就有感觉到,每当海外疫情稍有缓和,外贸订单就会下滑。”

当年代财经问及卢先生与他身边的中小微型企业主是不是担忧没订单,卢先生坦言,“近段时间的原材料价格是两年内是最高的。接不到订单也没关系,不然自己也会亏损,毕竟服饰行业是薄利行业。”

至于上市企业方面,也有反映订单降低。年代财经记者8月13日以资金投入者身份致电集聚酯、涤纶纺丝、加弹、进出口贸易为一体的现代大型股份制企业的新凤鸣(603225)资金投入者关系部门,员工称,近期7月份出口的状况确实有降低,“疫情关系一定也是会有一些影响。”

当年代财经问及是不是受海运价格上涨是什么原因,新凤鸣员工称,“也有海运价格上升的原因,产品出口可能会有一些遭到妨碍,但大家主如果内销会多一些,出口占的比率会比较小一点。”

截至8月13日收盘,新凤鸣微涨1.45%,报20.30元。

仍面临很多不确定性风险

因为疫情袭来探寻替代的订单,注定不会长久。

白明指出,“这部分年中国向外转移订单,只不过去年状况比较特殊,不少中国工厂最早复工复产,在不少国家还处于疫情比较紧急的状况下,影响了他们的纺织品出口,顾客等不及了,就跑到中国来买纺织品。目前那些国家生产能力恢复了,顾客就跑回去了。”

国内大型纺织品服饰企业对订单回流的暂时性也“心知肚明”,健盛集团在半年报第三节“ 管理层讨论与剖析”指出,“向要点本钱更低、关税争端扰动更少的东南亚国家转移中低端产能仍是大势所趋。”

伴随全球疫情防控渐渐进入正常的状态,疫情有关物品的贸易需要减弱,很多制造业国家重新启动生产,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司长李兴乾7月22日对外表示,这对中海外贸来讲是挑战更是机会。

“一方面,国内出口会面临着市场角逐的加剧;另一方面,各国恢复生产也需要很多的原材料和生产设施,对国内资本品、中间品需要明显提高。”

对于很多制造业国家重新启动生产可能产生的影响,李兴乾表示,“现在,大家正在密切跟踪外贸形势变化,下半年将重点围绕企业面临的突出困难和问题,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研究颁布更有针对性的政策举措,切实减少外贸企业综合本钱。”

纺织行业与宏观经济环境和国家有关政策密切有关。当下,德尔塔变异毒株带来的全球疫情警报还未解除,一个名叫“拉姆达(λ)”的变异毒株又开始冒头,导致国内纺织行业进步面临着很多不确定风险。

蓝庆新建议,下半年出口企业应当进一步挖掘潜力,从增加效率角度减少本钱,多元化出口市场,与更多借助外贸电商方法积极发展境外需要。同时适度调节产能,不要盲目扩大生产,增加库存。

值得一提的是,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数据,截至7月底,运费上涨和港口拥堵的现象仍没得到充分缓解,成为影响下半年出口最大的不确定原因。全球性通胀致使的上游原材料涨价并没传导至下游成品的销价格格同步上涨,上半年针梭织服饰合计出口价格同比微幅降低0.8%。

再加上,国内安装成本与PPI剪刀差已经连续近半年高位运行,在原材料高涨和消费端疲软的双重冲击下,下游服饰企业,特别是中小微型企业可能处于收益不断被压缩的境地。

相关内容